“今年的市场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”,上海一家规模在2亿元以下的私募总经理李强(化名)告诉记者,“年初跌一跤以为后面能有机会,结果反反复复就是没起来。”他们成立于去年7月份的一只产品,逃过了去年下半年的大“坑”,但没逃过年初的熔断,建仓不到几天净值就掉到0.85以下,徘徊在清盘线附近,使他们一下就被束缚了手脚,在后来的投资中不仅在仓位上,甚至连投资品种上都受到大客户的“百般询问”。随后市场一直横盘,波动极小,他们又未能踩准今年从中小创到低估值蓝筹的节奏,不到一年的合同期限,他们的产品就提前清盘了。【详细】
“我应该不算作一个从零开始的创业者,而是选择加盟了一个创业团队,一起来做我们都觉得很有前途的事业。”在北京北四环外光线充足的办公室里,郎永淳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说。眼前的郎永淳依旧操着清澈质感的嗓音,相比于央视《新闻联播》镜头中的形象,略微有些发福,但工作状态充满激情。2015年底,郎永淳公布了即将辞去央视播音员一职的消息。2016年1月,郎永淳正式担任找钢网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;8月份,他又多了一个身份:胖猫创投合伙人。【详细】